下野

睡觉呗

猫叽
湖南话是这样说吗

不练习的话怎么进步呀

堆图#我们帮派!#
毛尖尖:真的喜欢喝毛尖
但是产奶(划掉)
厦大高材生
没钱!不嗑药!
日常不说脏话很温柔
“我笑点很高绝没有在图书馆笑出猪叫”
“我只是意思意思敷衍的笑一笑”
“我有弟弟哒!”
尖尖六岁 “是真的!”
尖尖从不嘤嘤嘤

隐世待:御姐
一开始就觉得肯定很好看
日常是耗子
“耗子么么哒♡”
“耗子最帅♡”
“沉迷耗子无法自拔♡”
“老公你抱着我我录个屏♡”
对可爱的东西极度沉迷
“这个小和尚太可爱了我不忍心杀他”
会画画的一个仙女

司天夜刃:从哈士奇脸捏到一个更神奇的脸
捏脸达人
“因为不高兴。”
“看看我为帮派做的贡献。”
“我要去别的帮派了。”
“因为你们不给我唱歌,我不高兴。”
笑声鸡贼
打游戏冷静(吗)
要顶着反派脸拯救世界

纳兰白菜:东北人!
已婚人士
有车有钱有猫狗的人生赢家
万修武当
大佬
大佬
大佬
大佬
特别好
他好,大家才是真的好
他群名片说他七岁
好了没屁放了

找媳妇:这id真的不知道咋想的
id找媳妇儿
头衔挂着媳妇儿
跳在大佛脑袋上为媳妇儿放炉子然后抱着媳妇儿转圈圈
这是什么人生赢家的操作啊?
还是个大触
日常是媳妇儿
“谁夸我媳妇儿谁就最会说话了。”
“媳妇儿♡”
“媳妇儿♡”
“媳妇儿♡”
有(jing)时(chang)候会提起松松

小师妹:云梦女装大佬
其实是色.情.女.主.播
日常在松队和小师妹两者之间转换
“大学学法律”
“后来汽修”
“厨子”
“现在是民.警”
⊙∀⊙
日常喜欢怼自己
关于东北黑道二十年
“你们不要黑我”
“你们都被我施了法”
不管怎么说
半夜在b站看切肉艺术的松松都最可爱了



画的和写的内容不一定相符
就是堆在这里留个念!
啊啊啊啊太喜欢他们啦

“原来是这样子吗?”

#伪华云##真华武##一气呵成也许有bug#
1

传说云梦在感情问题的解决上是自产自销,或者是爱上暗香的师姐们,再或者中意情感经历几近为零的少林和尚。

“不了解一下性感武当真的是太亏了吧。”
围观的一个小华山对散播传闻的暗香男弟子说,
“就以他们蔡师兄为例,那身材,一级棒。”
小华山说出这句话的时候还咂了咂嘴,一脸的意犹未尽。可能是那位暗香男弟子至此知道自己散播谣言,以及唯恐天下不乱的功力不如他人,又或许,他看见了我。

内销?塑料姐妹情又不是说着玩!暗云?不是所有漂亮人都弯!和尚?哪有那么多秃了还好看的不得了的和尚!
一直说武当华山遍地基,果然随便找一个看着身正的小华山——影子都是那么的弯。
武当!
……
好像还真没考虑过。
门派论剑总是打人,还打的超狠,人超凶,门派上下一律整整齐齐去点香阁看师兄。一脸正经不可言说,私底下把那蔡师兄的手帕转手了千万人,我曾通过非正当渠道得到了这个手帕,传说中“散发着点香阁的淡淡香味”的手帕已经破烂的宛如抹布,甚至还有一点不可描述的硬度。
……
???
“既然这样有趣,那你不如带我去点香阁了解一下武当的性感。”
我对那个小华山说,却看见他一脸犯难。
“…雇你,工资,日结。”
他便欢天喜地起来。
“只要银子管够,什么样的人我们漂亮小姐姐见不到呢。”

2

我来过点香阁一次,带我来的师姐轻车熟路。她跟梁妈妈唠着家常,例如武当又去华山催债,华山又推到了武当几个弟子。
我全程脸红,作为一个根正苗红的小女孩,哪来过这种烟花场所。那天梁妈妈笑的红光满面,要让师姐见识见识新来的一位。
江湖上赫赫有名的蔡居诚。
他确实好看,脾气却臭的很。
我撇嘴看着师姐满眼星星。发呆之时却见蔡居诚身后人影一闪,我警觉,下意识追上去。
蔡居诚伸臂挡我,一脸阴沉。我亦倔强,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我瘦我可以钻过去。

转过后院的一个弯,他站在树下。
是个武当弟子,好一个翩翩少年郎,鬓若堆鸦,鼻若悬胆,眉星剑目,眸似秋水,薄唇皓齿,他微微皱眉,眼波流转,启唇对我讲
尼论不论部咬材漕?(你能不能不要踩草?)
之后我被师姐好一顿臭骂,蔡居诚表示不再欢迎我们,可是只要我想起那个少年我就觉得。
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3
我是不好意思独身一人来点香阁的,现在看来两个人一起来,也挺让人难受。
有钱的都是爷。
梁妈妈看着我跟小华山找蔡居诚,没头没脑来了这样一句。
蔡居诚还是老样子,不过打扮上下换了个行头——听说是被梁妈妈扒光了拍卖了。
小华山眼观八方,耳听四路,不知道在找什么。
我一个人坐在蔡居诚面前,内心尴尬,满脸通红,不敢看他,心中把小华山骂了九九八十一百遍。
他终于收到感应走过来。
“蔡居诚,小武呢?小武在哪儿?”
“卖了。”
蔡居诚吐了两个字,端起杯子抿了一口茶。
“你连自己都养不起,你还想让他跟你在一起干什么?卖艺吗卖什么艺?床,技?”
小武是什么?竟然比我给他的雇佣金更重要?
小华山脸色惨白,我看的分明。
良久他松开拳头,唤我走。
我竟也忘了报仇这件事。


3
我并不是风月之人,干什么都只凭喜好来,家财万贯,反正也挥霍不完。
自见了蔡居诚之后,小华山就不再说笑,跟着我游山玩水,说是雇佣金给的那么多,他实在不好意思就此撇下我。
其实是想继续跟我混饭吃吧。他长得倒也顺眼,我也缺个玩伴。
我们跳山入水,骑牛拉车,那天风和日丽,我突发奇想想站到风筝上去。
金陵城的风筝巨大,我这么窈窕,怎么样也载的动我。
小华山不说话,只是跟着我。
我见多别人的指手画脚,对他的态度实在满意——我待会儿就告白,我这样想。
一脚就踩破了风筝。
难道我长胖了?
我懊恼的打算跳到一旁的屋顶上去,缓冲一下,以防摔伤。
回头却见小华山直愣愣的看着地面,不见动作。
下落速度加快,我慌忙扯了他一把,风筝线好死不死的缠过来。
小华山一把将我拥住,没有缓冲,他先着地。
我探他脉息。
破了五脏六腑,七窍流血。
本来我可以平安落地,最多落个需要静养几分钟的残疾,他也可以。
人群围过来,碰掉了什么东西,叮里咣啷。
我听见熟悉的腔调颤抖着,一双手想从我怀里夺他。
我抬头,是个武当弟子,对上的是那双秋水般的眼眸,薄唇皓齿,他说
“窝们绘假,艮消污绘假。”(我们回家,跟小武回家。)
我愣住了,所有的前因后果在一瞬间穿起来。我笑了笑,放手,把小华山放在他怀里,走的头也不回。

反正我从不是什么风月之人,万事都凭喜好,我有钱,又有什么是买不来的呢。

穷极智慧
也只能和npc拍照
你们的云梦小姐姐都在哪里找的

少x云

少林x云梦


云梦
我最见不得别人说我小,年龄小怎么啦!吃你家大米啦!你这是年龄歧视懂不懂?暴力云梦让你了解一下?
那天风和日丽,花草郁郁,仿佛冥冥中注定了我要遭遇年龄歧视。
与那个叫我小姑娘的武当弟子大战三个回合后,他低头摸摸我的脑袋,说还是放小姑娘一条生路吧。
我回到汤池愤愤的泡澡,捏搓着小腿和脚踝,哼我身手不凡,我骨骼清奇,我长得好看,我还瘦,我皮肤白,我腰细腿长……师姐站在好远的地方伸来好长好破旧的鱼竿敲到我脑袋上
“梦梦,你奶少你别说话。”
师姐就比我大两个月,我嘟嘴揉揉脑袋,恨恨地想,你丫又在澡池子里钓鱼。
我是云梦辈分最小的弟子,也是最勤奋的弟子,然而老天爷一点儿也不垂怜我,只给了我长腿细腰和倾世美颜,却没有半分怜悯我的技术。
就算我们门派“一甩奶四海”的技能听起来这样粗暴,可是那也不隐隐透着野性的华丽吗?
那也是属于大姑娘的魅力。
我低头继续摸摸脚跟,揉揉脚趾,我不愿意做小姑娘。

少林
真的很烦。
怎么这么多任务。
刚刚居然接到一个让我跳上鸡鸣寺顶的任务。简单的让人发指。让人发指这个词也常被师兄师弟拿来形容最会偷懒的我,因为惊讶于我正式场合一正经就翩翩,一转身回来,就欠扁。一云游就结交武林一千单八位好汉,我只对外宣传是人格魅力,谁知道我欠了多少酒钱才换来的交情呢。
十分钟后。
我站在二层凭栏眺望,下面很多人围观一个小云梦和小武当打架。如果上到三层我就看不清他们打架研究不了他们的招式我拿什么进步!——我这样为自己不完成任务想了借口。借口刚想完,他们就停手了。
……
过分,太过分了!那我还有什么偷懒的理由呢?!
两三步窜下去才发现那小武当是近来街上卖艺的红人,他看见了我,便向笑的普度众生的我点点头,并扔来一个铜板,念念有词道
“别处要饭去,我没钱了。”
过分,太过分了。我收下钱,一把抓住小云梦,露出八颗牙齿的标准微笑
“小姑娘,你怎么不打他了。”
小姑娘顺势躲开我的手,一巴掌打过来
“秃驴!!!”
她倒是想一溜烟儿跑的没影儿。可南有武当,北有少林这话又不是瞎说。
所以我跟着她到了云梦汤池,默默的观察她洗澡。
——嗯,今天偷懒的理由是她骂我秃驴。

云梦
我是真的不开心。
所以当那个和尚跟着我的时候,我竟然一点儿也没有发现。
待我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和师姐相谈甚欢,师姐脸上还起了可疑的红晕。
我瞪他,师姐瞪我,并勒令我打扫汤池。
哼。
近来大家都喜欢把炼制秘药暗器的打造台放在澡堂子里,根本难以想象这是什么特殊癖好!就算滴蜡!也是要低温蜡烛吧!
我搬走第二个炉子的时候那个和尚突然走到我身后
“小姑娘,你搬它,不烫吗?”
他声音温润如玉,我控制自己不要把炉子扔给他,所以我把炉子上的炭火砸过去
“你才是小姑娘!你才小!你才小!”

少林
我真的怀疑打我的那位暴力姑娘受到过某种精神上的刺激类似于“你胸小”这样的打击才会对小字如此敏感。

我捂着摔痛的胳膊,心里翻涌的情绪不可言说,一方面我想谢她让我受了伤,有了正经理由偷懒,一方面……我是个大师,这样是不是太失态了。
“洒家不知道哪里得罪了姑娘,还望姑娘指点。”
我眉头紧缩,露出“事大了你该负责了”的表情,天气阴阴,在汤池泡澡的大侠都围过来看热闹。
我看看天,有点愁。
我还要回去吃饭呢。

云梦
他神情严肃,我不免有些不好意思,师姐瞪我的眼睛冒出星星之火,我仿佛看到今日课业又翻了几番。
可是年龄歧视这个问题可以原谅吗?不可原谅!
“我见过的少林弟子个个成熟稳重,器宇不凡,你是不是有点太活泼了?”
“人家一看就是大家大师父,而你呢,小家子气!”
我撇嘴,看他眉头舒了又皱,握僧杖的手松了又紧。

少林
“你就是觉得我把你说小了所以你生气你怎么这么可爱呢?”

云梦
……
小和可爱不是同义词吗??
我忍,我忍辱负重,我任重道远,所以我展开笑容,当着大家伙儿的面向他道歉赔罪。
他倒也是识趣,笑的和颜悦色,笑的有点晃眼。
接下来的时间他竟然赖在云梦不走,同师姐谈笑风生,眉目全是笑意,也不再叫我小姑娘。甚至不再与我说话。
万物的生发总要经历很奇怪的一段时间,我仿佛处在了这个节点上,真的不再有人唤我时再加一个小字,新的师妹在增加,她们以师姐唤我,我又忧又喜,也不知从何而起。
我的任务渐渐多起来,便背着师姐差遣那个和尚,白吃白喝,凭什么?
而且他是我带来的人好伐?

少林
我向门派请假的过程实在波折,这里懒得赘述。
便直接跳到那小姑娘仍然纠缠我不放,要我替她做任务。我并不懂为什么,只是觉得她实在有趣,便由她折腾。
一开始是去扔杯子山庄刮石灰,害得我被山庄的债主追着跑了半个江南。
后来是打路上偶尔遇见的盗墓贼,一开始都是些毛头小贼,她上去招呼人一巴掌,接下来的事情全全交给我,心情好了给我治疗,心情不好了她便去一旁采花采草。后来的她带我偶遇的贼人渐渐能够把我打个半死。
……等一等
云梦日常的任务这么恐怖吗?

云梦
我没有难为他。
师姐说是我把他弄走的,所谓来者是客,我却总是使唤人家。
我才没有难为他。
那些盗墓贼身上满是金银财宝,我们平日都是对半分的,我一分多的也没拿。刮的石灰我都做了暗器买给他,价格比市面上低好多。我还低价卖给他泡澡的香料,我还带他去游山玩水,爬上鸡鸣寺顶端。
我哪里算难为他了呢?
可是他走了,竟然没有同我告别。
我终于相信,长久的只是金阶白玉堂,是亭台楼阁。
我可能尚且年幼,不然我怎么不明白这般苦痛呢?或者是我竟然没有成熟到去早一点挽留他。
我不明白。

少林
我从来都是个俗人,一念是红尘,转身即空。
谈天说地是空,游乐是空,可小姑娘确是小姑娘。
打盗墓贼惩恶扬善攒下的,够我还清那些酒水钱了。
日月星辰,长路漫漫,时不我待。

让他三分 华x武


华x武
1
我是最穷的武当弟子。
钱都拿去买消毒工具了。
但是公认的好看,虽然可能是江湖朋友十分给我面子,也一半是照顾我年轻,真真假假也捧出了小小的名气。
其实我是个面瘫,脸上实在难拗出表情,面部形象一直是我最自卑的所在。可当我为生活所迫,作为试衣模特试穿了其他门派的衣服,周围那些女侠便两眼冒心的一个劲儿夸我,什么华山白豆腐,暗香白豆腐,想太阳之类的溢美之辞不绝于口,而被少女少男簇拥的蔡师兄正巧路过,便神色严肃的鼓励我:去出卖色相吧。
鉴于蔡师兄近来去点香阁工作了,无法想象那种脏兮兮的地方人怎么呆的下去?但由此我知道好看不能当饭吃,但是可以当饭卖。
而我同时很清楚卖脸是个技术活,金陵城最会卖脸的小华山在江湖上赫赫有名,那声名怎么也要压我一头。可是他更穷,穷到衣服脏兮兮,穷到回不了华山。也不是盘缠赚不够,只是路途遥远,路费能花光他两年积蓄,所以根本没有钱买回家必喝的胡辣汤。
不喝胡辣汤不可以回华山,这个不成文的规定来自一个传说,说是华山门口常年徘徊喝饱胡辣汤的武当弟子,专盯没钱喝胡辣汤的华山弟子来做不可描述的事情。
我真的不能理解,华山随便一个弟子都比我还穷,到底对他们能有什么不可描述的打劫而获取更多的钱呢?
而且他们刚回华山一定风尘仆仆,那样脏兮兮,怎么下的了手去抢呢?


2
金陵城的富人居多,往来的人都是衣着光鲜亮丽,除了我们这一排的混混和小华山,还有我。
我穿着用消毒液浸泡过的云梦裙子皱眉头,有点冷还有点想发抖。但是我的收入高了小华山一倍。心里有点暖还有点想嘶喊。
为自己流的鼻涕和鲜血默默喝彩。
十天前我来到金陵,为了防止被发现,我站在高高的城门上勘察小华山的生意。
城门真的脏。
我用了一天时间擦拭城门。
我变换角度看了两天。
得出总结,太远了,看不清。
第三天下去的时候我摔了一下,因为胯下的大鹏崴了脚,它嘤嘤不乐,我沉默着,一瘸一拐的回到客栈,写下敌情探闻。
不能离他太远。

第四日我上了鸡鸣寺的寺顶,我疏忽了一个问题——鸡鸣寺顶近来是热门地点,凡事不想习功课的,不想好好走路的,都必来寺顶跳楼。
我坚持不懈,以不怕苦不怕累,流血流汗不流泪的精神跳了两天终于上了寺顶,上去的一瞬间我有点后悔,我身上的汗臭使我晕厥,很快我就被挤下来了,并且陷入瞎鸡巴飞的状态,最后掉的地方不偏不倚刚好在小华山脚边。
他看着我。
我看着他。
我的衣服好脏。
“……”
他扔了一分钱给我。
我要换衣服。
“……”
我倔强的爬远了。
“你想看我舞剑?”
他喊
我要换衣服。
我想
回到客栈我就有点想掉眼泪,我曾是个霁月清风的人,一腔热血凌云壮阔,难道就此放弃?我的手有些发抖,默默写下今日敌情。
他衣服太脏,生的却很好看。

第五日,我梳妆打扮,拼了命背来的一大包各门派衣服终于派上用场。我化作暗香男弟子来到他的摊位前,想要近距离做个观察。
围观群众太多,我便用内力微微震开周围群众,他们一脸不知所以的为我让开一条道。
……
幸好我是面瘫,否则我脸上的欢天喜地会太过明显。
正在舞剑的小华山无意间瞥到我。
我也看着他。
他被口水呛了一下,随即岔了气。
……
周遭喧哗,我摸了摸下巴,百思不得其解。
他平时气很稳的。
他渐渐缓过来,看着我愣了一下,遂向周围抱拳赔礼,看客渐渐散了,向我走过来。
我极速溜了。
这是被发现了?!
今日敌情:
他牙好白啊。

3
第六日第七日我分别化作少林和武当女弟子,第八日我发现我的思维是错误的,其实我可以穿寻常人家的衣服。
第九日我整整一天都在总结和分析,孙子兵法强调过庙算的重要性——我算了半天也觉得我会输。
可是我剩下的盘缠也不够回武当的。
我终于硬着头皮在寒冬腊月穿上了云梦的裙子,收入却出乎意料的可观。
我心中欢愉,数钱的间隙一抬头看见小华山。他的脚边不知何时多了一个牌子。
可恶,这又是什么计谋。
他正看着我。
我也看着他。
来往的女侠不知看到什么,开始尖叫,眼冒粉心。
我心中别扭,打算别过头去。
小华山一把捏住我下巴,我瞪他。
他笑,说
“别动,她们看,是会给钱的。”
周围还有人放烟花。
舞狮子的也过来。
路过的香帅也围观了一下,把一大把东西叮叮当当扔进碗。
气氛达到高潮。
我就小小瞥了一下。
立刻被金钱迷住了双眼。
但是,我皱眉
捏我下巴的,小华山的手,不知道洗没洗。


4
小华山死了。
杀他的也就是个路人。
这种人在云梦的澡池子有,逼的无数人群起而杀之,又在还有一丝气血的时候逃掉。在江南的山间小道,明目张胆的行凶作恶。

小华山和我专注赚钱。所以那一剑过来的时候,他正好轻轻一转,正好一倾身,正好压住我。
正好倒在满盆满钵满地的金银珠宝萃玉萃石上。
气氛更加热烈,看客以为这是特效。我摸到一手鲜血,我知道不是。

那一剑很致命,我穿着云梦的裙子,却没办法给他回一丝血。我有点恼怒,恼怒这种无能为力。

我杀了那个人,又将他踩了两脚。不解气。

围观的人还在欢呼,以为这是什么剧情安排,我听见有人讨论,今年的戏精大奖非我莫属。

我心中空空,又走回去扶起小华山。他气息尚存。
他笑着说
小武当,我只想让你三分,却把自己也搭进去了。

人群中伸出纤纤玉手来,对上的仍是冒着桃心的眼睛,我满腔的愤怒,脸上却难拗出情绪。

那双手递过来小华山立在脚边的牌子,我以为上面写着四分起价。
看清那行字的时候,我眼睛微微一扩。

“旁边是当家的,我赚四分,须让他三分。”


一切都好 无须挂念
今天看了儿童文学,觉得这个领域的作者真的了不起,让我也有些跃跃欲试,写给小朋友们看的故事,总是很温暖的。
说的十二点前睡觉,却又磨蹭到现在,明天可一定要六点钟起床才好——真的需要努力。我实在是一个急功近利的人,也想尽快的歇下来,却很懂事的知道我是家里的希望,也很明白物质的重要性——所以才会更加的急功近利,而这是没有用的,我也常常以“欲速则不达”来鞭策自己。
突然很想谈恋爱,但不想费心,希望对方和我一样慵懒,不过要有上进心和颜值。其他对我而言不重要,不是吗。
还是抱着那位大我12岁的大兄弟回头能够等我娶我的希冀。这样一来也能压住自己春心萌动。我也不太懂自己怎么想的,哈哈

存一些照片和文字,练好字了再写手账吧